Saturday, November 3, 2012

合作社风暴当年的新闻纸(1986)

合作社,相信经历过这段痛苦经历的华裔听到这三个字都会咬牙切齿。我家也不例外,当年父亲就在马化合作社存了整万元,最后血本无归,从零开始。我家现在还把储蓄正本收在抽屉里,用意是为了每逢大选时切记别把票投给那个吃自己同胞血肉的政党。我整理了86年的剪报,除了一些图片解说,不会有太详细的分析,毕竟本身对合作社风暴的发生前后了解并不多。

星州日报1986年七月份马化合作社刊登的广告,如果你在那里储蓄超过15个月,年利是11%。当时金融公司提供的利息才只有8%。


马化控股开常年大会,股东责难董事部,质询陈群川关于无抵押贷款的真相。(01.07.1986)


另一家合作社-马信贷合作社更大胆,把储蓄的年利提高到12.50%。


另一家扬利合作者成为合作社信贷管制机构(KKK)旗下会员的祝贺广告。


政府介入,规定所有存款合作社必须是合作社信贷管制机构(KKK)的会员,同时授权KKK和财政部对付不诚实的合作社。(17.07.1986)


马化合作社向会员发出大篇幅的保障声明。声称每$1.00的存款都有$1.17资产作后盾。同时,提出各种事项证明本社依然资产雄厚,稳如泰山。这段时间,每隔几天就有马化合作社的声明刊登在星洲日报。(01.08.1986)


马联合作社也发出声明,平面媒体近期获得大量类似的广告刊登。(07.08.1986)


星期六的报纸头条新闻让华社坐立不安,星洲日报指出23家合作社的资产遭到政府冻结。同时国家银行委任17家会计楼全面调查合作社的账目是否有舞弊?报纸出新闻这一天是星期六,半天工作日,相信合作社的员工都加班忙着接电话,和迎接上门的储蓄者。有趣的是,星洲日报在这一天庆祝读者破50万人,和合作社风暴的新闻形成强烈的对比。(09.08.1986)


23家资产被冻结的合作社


除了合作社资产被冻结以外,相关的最高决策人的资产同样也被冻结。在冻结期间,如果合作社的董事转移资产是属于犯法,同时他们必须向国家银行公布所有财产。马华当时的署理会长解释,国家银行的冻结行动是为了保护存款人的利益,而并非外面传言要弄垮合作社。(10.08.1986)


当时担任巴生港口班达马兰青团运合作社经理的退休校长陈春田(时年61岁),在面对存款人挤提而又没钱应付的困境下,不堪被指是老千选择了自杀之途,以死谢罪。陈春田之死,加剧了合作社风暴的震撼。他在云顶高原一间酒店房间被家人发现以烈酒服下过量镇定剂毙命,现场留下他亲笔签写的5封遗书,其中一封简单写著:“华人合作社害死我!”,另一封则写著:“我被华人合作社害死。我死了可向全班达马兰社员谢罪,希望你们的存款政府会有保障!我不够坚强,所以找不到路来解决一切,希望班达马兰的父老能原谅我的不是……”(10.08.1986)


当时还是民主行动党Bukit Bintang国会议员的李霖泰表示合作社出现问题乃是政府疏忽造成。(11.08.1986)


民主行动党的林吉祥促请政府模仿国油拯救土著银行的模式,尽快挽救合作社。(11.08.1986)


马化合作社和马化自立合作社联合文告,他们对于被冻结而影响到存款者甚感抱歉,同时声明会全力配合国家银行的调查。(11.08.1986)


部分合作社负责人的资产被解冻,但是23家合作社的资产仍冻结中。(13.08.1986)


一名特许会计师觉得中央银行无诚意挽救合作社,并且央行的仓促行动使合作社陷入困境。在同一页,也有另一则新闻,青团运合作社委任三位新董事,同时也暂时冻结新会员的申请。(15.08.1986)


分析马化控股85年的常年报告书,马化合作社是马化控股股份持有人。85年,因船业和制造业表现不佳的关系,拖累集团总亏损高达1.9亿。(16.08.1986)


24家华资合作社的存款人,成立行动委员会,捍卫本身及社员的权益。(21.08.1986)


回教党促政府采取实际行动,维护合作社存户利益。(23.08.1986)


中央银行可能建议关闭有问题的合作社,同时拍卖那些合作社的资产摊还给存款人及债权人 。(25.08.1986)


政府草拟新的法案,保障合作社存款人的利益。(29.08.1986)


政府设立基金拯救24家合作社,同时将提控舞弊者并追还损失。(31.08.1986)

2 comments:

彦祖の爸爸日记 said...

haha ! i like these old photos./

Anonymous said...

当年的始作俑者几天前还得个终生成就奖咧!!!